Stay Hungry|Stay Foolish

高耀潔

Posted in 時事 by kyingism on 二月 20, 2010

剛看頭條新聞 – 專訪高耀潔醫生, 被感動了:
「我不同情愛滋病人, 我不會有今天這個遭遇」
「我不後悔」

背景資料:河南“血禍”   [Form Wiki]

河南省內從1995年開始出現了許多由政府支持的,收購血漿的采血站。血漿最後被賣給制藥業。
許多貧窮的農民為了獲取收入而賣血。甚至有血站派車接送賣血農民,可見當時賣血之流行。
當時普遍流行“單采”采血,每次抽血500毫升,賣血者可獲得40-50元人民幣。
按照當時“單采”的流程,血站從血液中提取出血漿,之後用離心機將紅血球分離,
再輸入賣血者體內,從而賣血者體內的紅細胞並不減少。賣血者因此不會感到虛弱。
但采血流程中的漏洞和設備消毒的不徹底,導致了艾滋病的迅速傳播。

自1996年接觸第一個艾滋病病例,高耀潔一直投身于預防艾滋病、性病的宣傳。
最初她自費印刷傳單,自己到火車站、汽車站等人口密集,流動性強的地點分發。
她也曾到夜總會等地點宣傳。同時她還向個人、學校、圖書館等贈送自己的著作。
除寫作、印刷和出版,高耀潔還走訪農村、大學,舉辦講座。
2006年底,她在新浪網開通了自己的網絡日志,其中發表了她掌握的病例,以及收到的艾滋病患者來信。
高耀潔從1996年開始自費進行艾滋病預防宣傳,救助患者
自費出《艾滋病、性病的防治》一書並免費發放30萬冊, 支出40多萬元。
她還編寫了《預防艾滋病的知識》等小報。 2001年,她將 “全球衛生理事會”授予她當年
“喬納森·曼衛生及人權獎”的獎金兩萬美元全用來加印《艾滋病性病的防治》

近年來河南省有數以萬計的人被艾滋病摧殘,但未曾有一名官員為此負責。
高耀潔勇于曝光事實,而地方政府則希望掩蓋因工作失誤、失職以造成的艾滋病蔓延。
所以當高耀潔到農村探訪艾滋病患者時,常常受到來自地方政府的阻力。
他們常以維護地方形象或保護國家機密為借口驅逐高耀潔。
向政府報告高耀潔行蹤的農民可以接受大約500元人民幣的報酬。
所以她盡量選擇便宜的寄宿,因為那裏的人們不會經常向政府報告她的行蹤。
她撰寫的關于“艾滋村”的書籍在河南省也被禁止。
她相信自己的電話遭到竊聽,甚至懷疑有人可能試圖刺殺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到今時今日的內地, 很多人敢怒不敢言
敢言的以“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”判處刑期或軟禁, 譚作人如是, 胡佳如是
「收集四川地震遇難學生名單, 調查遇難學生校舍工程質量」如何"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及披露國家機密" ?
究竟中國何時可蕭清貪污風氣, 開放人權及言論自由…
唉…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